西方异闻录之:画屌奇人万可惜

在通常情况下,公共场所画不可名状之物是非常低俗的行为。但是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一名叫万可惜(Wanksy)的艺术家,却把这件事变成了一种英雄壮举。

曼切斯特的道路上充满了大大小小的坑洼,居民们对这些坑洼抱怨不停,但市政当局的灵道们却毫不在意。随着道路不断破旧,这些坑洼越变越多,甚至住在城里的地鼠都会写信给乡下的亲戚们不要进城定居了,除非出门就想被这些丑陋不堪的小火山崴断腿。

很显然,这名叫万可惜的艺术家已经厌倦了曼彻斯特道路上所有的坑洼,所以他做了一件事让这些坑洼更加醒目——在它们周围画上各种不可名状之物,让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到不可名状之物中心的坑洞以避免摔倒。


不可名状之物过长了,将坑洞包的严严实实露不出头


不请自来的它们在防止有人摔倒的问题上效果奇好

万可惜所画这种不可名状之物,从古至今都比较少见。一些最幸运的蛋友们可能会在三十岁之后知道这东西除了撒尿兹虫儿之外的另一种用途。但是在这个以腐著称的国家,即使是神探夏洛克里那个最博学多才的基佬也难以说出这不可名状之物的真实用处。作为一名弯曲的生物学家,不知怎地,你对这些不可名状之物有着一种近乎本能的亲近欲望,它们让你心神荡漾,你对它们日思夜想。你不断地捶胸自问,这些不可名状之物究竟有什么魔法,让你满脑子都是和这些挺拔身躯亲热的模样?你受不了了,为了搞清这东西的真实身份,你走进一家酒吧,试图打探一些消息。你穿过一群正在互相插肚皮的足球流氓,找到了坐在墙角的游吟诗人;喝上一口你买的苦艾酒,角落里的游吟诗人弹起他的鲁特琴,为你讲述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远方的游人哟,请你听我讲;
W字的画屌队哟,我们把它吟唱。
曾几何时哟,曼城的街道满是创伤;
摔得行人头破血流,颠的大众汽车纷纷断轴——

直到有天清晨哟,曼城弥漫着大雾,
雾中走来的行人哟,Yo,Yo地迈着脚步。
美特斯邦威的外套哟,走路德尔德尔作响;
行人慢慢走近哟,第一次看见这不可名状的图样。
一看可不得了!
这沉默的结巴,说出今生第一句完整的话——

哎哟,不错哦!这个屌!

不可名状之物哟,因屌之名流传;
万可惜和他的将士哟,将曼城的行人守护。
若看不见阴险的水坑,大屌还不够醒目?
只要看见了大屌哟,就请放慢脚步——

这晦涩的歌谣哟,让我口干舌燥,
慷慨的听众哟,再来杯小酒可好?

现在的吟游诗人怎么和丽江的唱棍一样贪得无厌!你一边在心里咒骂着一边掏钱买酒,确发现游吟诗人背后突然闪出个和尚,他双手合十,自说自话道:

“阿弥陀佛!正是谓屌就是坑,坑就是屌;屌不异坑,坑不异屌。世间万像,俱由心生,如是这屌坑:见屌还是见坑,皆出人心。同为城中一路,仁者见坑,而淫者见屌;同为路上一屌,万氏画之为救死扶伤,此时乃真善美之佛屌;施主观之却因寻乐探奇,此时乃自甘堕落之邪屌。屌本无相,净污尽在观者之心;每日长叹所见甚污者,非文污,非图污,实乃心污也。故凡人见坑无感,见屌而侧目。就如施主你,若此处有坑而无屌,还会来一探究竟?这游吟诗人到此至今一共讲了五个故事,也是下三路最受欢迎。诚然今生活不易,插科打诨,无伤大雅;污而不秽,尚可一笑,但需时常警醒。若低俗无度以至非淫邪不欢,国民若此,国必亡矣,正如罗马;网民若此,网站必倒矣,一如何家?所以欢笑之余,勿忘初心,你我有缘来此,实因遍寻天下新鲜趣事,而绝非专注淫邪污秽也。今日一言,与施主共勉之。”

曼切斯特有个古怪的自然现象,总有些和尚会在城里随机出现又消失,这里的人们已经习以为常。没人关心这个和尚的絮絮叨叨。吟游诗人他继续唱到:

乱窜的秃驴哟,休得猖狂;
屌坑的故事哟,还是由我来讲!

宿命的一天那,最终来临;
豪华的奥迪哟,灵道登场;
黑衣的保镖哟,望着四方。
眼尖的司机哟,发现异样——

不好,路上横了个大屌!

狂打方向盘哟,轮胎吱嘎作响,
忠勇的卫士们哟,扑在灵道身上。
撞断无辜的电杆哟,奥迪横在路旁。

见鬼,中了大屌的埋伏!

“尊敬的主公哟,你有哪里受伤?
看似安然无恙,可身下鲜血长淌!”

“干你娘的屌坑内,痔疮被颠爆了啊!”

“处乱不惊的灵道哟,此刻为何慌张?
看我坚实的铁拳,把你菊花堵上!”

“大肠都捅出来了啦!”

这就是万可惜和他的屌们的故事。沉默的屌们没日没夜地拱着统治阶层的根基,汇聚的念力终于引起了大地之母盖亚的注意。她弯弓如圆月,用行人怒气所铸造的因果利箭射穿了灵道的菊花,在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身上取得了报应的轮回。

灵道冲冠一怒为爆菊,势要与这些盘踞在曼城街头的法外之物一较高低。市政部门开始积极填补这些坑洞:一个阴郁的凌晨,狰狞的压路机开上了街头。铁轮碾碎筋骨,泊油浸没身躯;屌们知道,这最后的时刻到了,自己的牺牲将终有回报:坑洼被掩埋,道路变平整——它们化这座城市牢不可摧的基石,永远庇护着曼城的每一个行人。


这里埋葬着一根根曼城的守护神

听完了游吟诗人的故事,你意犹未尽,你若有所思。是什么鸟人才能编出这样的鸟故事!你推开酒吧的门,想赶快回到旅馆,把这一切都记录在自己的游记《西方异闻录》中。就在这时,身后又传来了游吟诗人的声音:

离去的游人哟,请你脚步轻轻;
切勿打扰到哟,那些牺牲的英灵!

可惜哟,可惜。这一切已经过去了太久,灵道缝上了他的菊花,依旧在电视上意气风发;街上行人匆匆,擦肩而过的众人们心安理得地将屌们踩在脚下,忘却了万可惜和他的军团做出的牺牲。一切恢复了原样,只有那些灵道为城市招揽游客而挂上的“西方佛国,屌的故乡”横幅仍在寒风中猎猎作响。现在你明白世界是怎么运行的了,老兄。


→ 微信公众号:xhkong-com,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

打赏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