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种会想方设法吸毒的屌动物

人类喜欢拟人化的动物,会想尽办法把它们打扮的得更加人模人样。比如让它们推个小车,比如让它们带个小帽子,比如让它们嗑上几个从街边混混手里买来的小药丸。实际上吧,有的动物的确和人类一样喜欢嗑药,他们的方式甚至比人类还要疯狂。

喝竹酒买醉的非洲大猩猩

如果你是只非洲大猩猩,那么你有了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你丑,你JJ短,你容易不孕不育;你的同胞不断地减少,栖息地不断地被破坏;你爬上树冠向上天哀叹自己的命运,却被推土机挖了个四脚朝天;你愤怒地捶胸示威,又被盗猎者击中了你那黑又亮的大臀。

这就是现实,我的朋友,你们的正义使者泰山正忙着泡妞,你们的救世主凯撒还在实验室里穿着花裤衩踩独轮车,你只能靠自己摆脱这场宿命的噩梦。你们猩猩间有句俗话怎么说来着:“《心灵鸡汤》翻成灰,不如小酒喝一杯”,所以我的朋友,你最终会和所有的卢瑟们寻找到一样的归宿——来一场烂醉。


我的命运……就此沉沦……

卢旺达山区的大猩猩发现了一种本地的竹子,它们的竹汁会发酵出酒精。当地人称之为ulanzi,意为“竹酒”, 大猩猩们只是把它叫做“卧槽这是个好玩意儿”。

野生动物摄影师Andy Rouse在去卢旺达观测大猩猩生活时,恰好撞上了一场这样的丛林狂欢派对。热情好客的大猩猩们邀请Andy Rouse一起来喝上小酒一杯,却没有料到这个坏家伙偷偷拍下了许多它们喝醉的照片,镜头里的猩猩丑态毕露。


这位老兄已经看到了向自己驶来的迷幻列车

你会愿意在4chan或者Jandan之类下流网站的贴图版发现自己在派对上烂醉,脸上还被画个了根大屌的样子吗?为了最后的自尊,尴尬的大猩猩们请求Andy不要在网上放出这些丢人现眼的照片。Andy假装答应,却在走出猩猩领地后把整张相机内存卡都上传到Facebook,以“点个赞十美分”的形式为某个硅谷犹太佬又刮到了上百万美元。请记住他——Andy Rouse,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捕捉到大猩猩宿醉证据的摄影师,以及几千年以后的猿类史书里所记载的那个引发了人猿战争的导火索。


卧槽!果然是前两天的那个王八羔子!
  
偷喝汽车防冻液的加州土拨鼠

防冻液是大多数动物的直接毒药,但它对美国加州几个国家公园的土拨鼠来说却不是如此。这玩意有毒却含有酒精,让许多土拨鼠都等不及在被毒死之前多嘬上两口。红杉国家公园和优诗美地国家公园停车场附近潜伏着几个土拨鼠犯罪团伙,他们专挑你不注意的时候下嘴,咬开发动机的散热管或者其他任何碍事的东西,以获取贫瘠一生中难以多得的美味——防冻液。每年最多有40辆汽车因此损坏。
  

弟兄们快看,酒吧来了!
  
人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利用防水布或者铁丝网等工具阻止这些侵略者。不过在土拨鼠无坚不摧的板牙面前,很多人最终选择了主动向黑恶团伙低头。有些人会在停车后会摆上一大碗防冻液在旁边,像是邪恶的动物吸毒者养成计划,或是一种古怪的对土拨鼠之神的献祭。


五分钟后你的汽车就会变成一个坐满了混蛋的酒鬼俱乐部

很偶然的情况下,钻进车里的土拨鼠会被汽车带离自己的栖息地,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大部分土拨鼠都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很难找到工作并维持生活。所以当你看见一只无家可归的土拨鼠站在一个陌生城镇的墙角,用它毛茸茸的小爪子举着一块“请给我4美元买防冻液”的小牌子乞讨时,你听到的是又一个美国梦破碎的声音。

舔河豚以获得麻醉快感的海豚

河豚有剧毒是一个常识,但河豚的毒素在非常微量时也是一种美妙的麻醉剂。人类已经想出了利用各种药品让自己嗨起来的方法,海豚也不甘落后:很多海豚已经学会如何用舔河豚的方式进行一场美妙的旅行。


“河豚:讨厌,那里不能舔的啦!”

海洋学家的潜水器记录了下了这些瘾君子们聚众吸毒的场景。画面里的海豚叼住一只倒霉的小河豚并试着吸上一点河豚身上的毒液。这么做不会杀死河豚,只是河豚会很不爽,于是它勃起以示抗议。不过海豚则表示你老实点/爷几个乐着呢/今天你就让爷几个好好玩玩,并把此后的几个小时变成了河豚终生无法抹去的噩梦。

这不谙世事的小河豚何曾想过自己会经受这般摧残!只见这恶徒伸出了那根又粗又长的     嘴,衔住小河豚光滑圆润的身体;用那灵巧的舌头轻轻地挑拨河豚身体上那最敏感的部位——毒腺;在这恶徒的玩弄下,河豚意识逐渐模糊,它放弃了勃起,它忍不住呻吟,它忍不住分泌,在恶徒们不怀好意的笑声中,河豚绝望地扭过头去,噙着泪水触摸到生平最耻辱的快感之巅。


“我已经废了。注意我的眼神”
  
别过多责怪海豚,这是智商最接近人的动物,它们有太多必须麻醉自己才能逃避的现实问题。“Yo我妈把我生成丑丑地包天,so我丢掉海洋帅哥俱乐部入场券”,海豚们唱着自嘲的歌谣,舔着让自己忘掉尘世的开心果。一只海豚嗨爽之后,会把河豚递给下一个水中毒友,就像你和你的狐朋狗友们轮流分享一根大麻一样。当所有的海豚都摄取了足够的麻痹毒素,它们会扔掉被舔的精疲力尽的河豚,放空身心并任自己随着洋流漂浮,然后进入某种奇妙的思维隧道——就像你和你的狐朋狗友们飞大了后瘫在客厅的地板上一样。老兄,海豚果然是智商和人类最接近的动物不是吗?

舔蟾蜍致幻的澳大利亚狗

1935年,澳大利亚政府从海外将百余只甘蔗蟾蜍引入昆士兰州,用来对付恼人的甘蔗甲虫。谁也没想到,五十年后这些蟾蜍竟然成为了澳洲大陆的统治者。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这是澳大利亚,你遇见的所有东西都想吃了你,在这个踢翻块后院的石头都能蹦出10个可以咬死你全家的鬼东西的地方,要相信一只蟾蜍成为了食物链的王者真的很难。但事实就是如此,这些蟾蜍既恶毒又贪婪,他们吃掉了所有想吃的东西,毒死了所有想吃它们的东西。我们的甘蔗蟾蜍一边呱呱呱呱欢快地叫,一边轻松解决了绝命绞索天灾狂蟒、深渊梦魇史前巨鳄、六道尽食百眼魔蛛、神行猎手铁甲恶蜥、遮天血翼暗夜怪蝠等本地弱鸡们的挑战,最终加冕为无上的澳洲之王。


啥你说这个有毒?赶紧再给我来一打

就在蟾蜍们跳着奇妙的缓步舞蹈,一点点吸干这片大陆的生命力时,澳洲的狗却与蟾蜍们建立了奇妙的关系。这些蟾蜍的皮肤不断分泌着微量的致幻蟾酥,而狗有个习惯是舔他们所看到的一切,两者一拍即合。基本上犬类使用致幻剂是有文化传统的(想想为什么只有Snoopy能看见红色男爵),澳洲的狗比人类更先发现舔蟾蜍能为自己带来非凡的快感,舔了蟾蜍的狗会在院子里不断乱窜,旋转跳跃它翻着白眼,狗儿的快乐你看不见。


老哥,我想舔你的……

和任何人类毒品一样,过度滥用蟾蜍也可能导致健康问题,和蟾蜍接触频繁的狗寿命会大幅缩短。但是一些狗儿们舔蟾蜍的狂热甚至超过了莱昂纳多·迪卡皮里奥舔他的奥斯卡奖杯,这让澳大利亚政府觉得不行,我们得管管。


诶呀妈呀!这才几天我的大宝贝儿就掉色儿了呀!

现在,政府出资为这些嗑药的狗们成立了戒蛤中心,帮助这些曾经沉迷于蟾蜍幻觉不可自拔的蛤舔舔们重拾狗生。可是为啥没人管管土拨鼠或者海豚?一辈子都被人类约束的狗们又失去了一个选择自我命运的机会。


这只狗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蟾蜍戒断反应

沉迷于飞机燃料的俄罗斯棕熊

在某些时候,俄罗斯人需要处理一大堆的航空燃料桶,他们认为几乎没人进入的克罗诺基自然保护区是最好的选择。几年后,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奇怪的副作用——当地棕熊已经学会了如何打开桶,并且吸食剩余的飞机燃料蒸汽,就像蛋友们曾经的女神饭岛爱(愿你安息)吸食强力胶。


从燃料的倒影中寻求到了真我  

现在这里的熊已经习惯了享受桶中的燃油烟雾,这些玩意能让棕熊们嗨的高过大老远飞来的美国U2侦察机。醉仙欲死的棕熊们在雪地里耍泼打滚已经成为了当地常见的景观。在毒品的刺激下,棕熊们开始逐渐变得丧心病狂,有目击者称甚至有灰熊为了燃料追着咬正在降落的直升机屁股,整个场面诡异的像《生化危机》这类惊悚电影的续集。
  

这位的遗言:“我已经喝高了,现在我可以去揍那群俄罗斯人了”

野生动物摄影师Igor Shpilenok花了七个月的时间观察这些上瘾的棕熊。他发现这些棕熊不仅四处寻找可以吸食的燃料桶,在缺少燃料的时候,甚至还会聚集在直升机着陆点疯狂地嗅着滴落下的燃油挥之不去的气味,就像绝望的酒鬼狂舔留有威士忌味道的酒吧烟灰缸。

熊舔直升机漏下的油?真是不堪入目的场景!这实在是太让人笑话了!您见过边飞边漏油的直升机吗?俄罗斯飞行员则表示,他宁可雇佣这些闻汽油的熊,也不想让米里直升机厂的那帮醉鬼组装自己的直升机:开着这破烂玩意能平安落地你就该鼓掌,就别再介意熊仔们围过来看笑话了。所以,这就是俄罗斯,一个基本上靠伏特加驱动的国家,一个没人敢说自己比棕熊喝的更少的国家。我们丝毫不奇怪于这里的动物们会寻找一种方式,让自己和他们的人类同胞一样烂醉不醒。现在,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要赶紧买一张去俄罗斯的机票,实现个和棕熊大喝一场的梦想,然后攒下个可以吹一辈子的牛逼。


→ 微信公众号:xhkong-com,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

打赏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