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北方人而言,公共澡堂意味着什么

在院办(原作者,下同)我的眼中,公共澡堂当然不仅是一个洗澡的地方,也不是一个仅供怀旧的地方,它至今还在广大北方的土地上欣欣向荣地运转着,作为集体时代最后一个流动的庞然大物,也许它永远不会消失。




北方人觉得它必不可少,那场景南方人永远无法想象,青春期的女孩子害怕被人观看又享受被人观看,刚长毛的男孩子只担心自己会不会在澡堂勃起,而在大池子里不分性别自在遨游的三五幼童,也许正是人类文明回光返照、无惧于赤裸相对的希望。


是的,赤裸相对、比邻而浴这种社交方式有助于缓解现代人的孤独感。想去澡堂凑热闹又不知道该怎样打开的院友,吃下院办这份攻略吧。



澡堂装备攻略

帮你武装到牙齿


首先你要有一个糖果色洞洞塑料篮子,如图所示。



如果你在路上看到一个提这样篮子的人类(八成是女性,男性多用英伦格纹透明防水收纳袋),她也许是一个准备去洗澡的人,或者采蘑菇的小姑娘。但如果她脚上还穿着一双只属于夏天的居家凉拖鞋,那目的地绝对是澡堂没跑了。


除了洗发水、护发素、沐浴露、毛巾和一些换洗的衣服,你的篮子里一定要有这两样东西:搓澡巾和沐浴球。那必然也是糖果色的,或者彩虹色的,越鲜亮越好。




搓澡巾,每一个北方儿童要死要活的记忆。年幼细嫩的皮肤根本经不起这种砂纸般的摧残,爸妈手黑,搓澡师傅手更黑,看见搓澡巾就想跑,宁愿自己躲在角落里静静地用手搓,哪怕搓到天荒地老也不要被搓澡巾强暴。



▲就问你看着疼不疼


在澡堂是要搓泥的,不然大家都忙着干嘛呢,搓澡师傅这行当不是平白无故地兴起的。院办的广东籍狗友去西北旅行时体验了一把被搓的经历,当搓澡师傅搓到大腿根、把他的那玩意儿拨到一边时,他感到了一丝慌乱。



▲是不是跟小时候你妈用的那块很像


这里还涉及到一个堪比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之争的终极命题——北方人认为南方人洗澡不搓泥,脏;南方人认为北方人没有每天洗澡、一洗还搓泥,脏!在身体的霸权面前,甜咸豆花那种口腹之欲的争端简直无法立足。


不过比起搓澡巾来,沐浴球就温柔多了,把沐浴露或者肥皂弄在上面,揉捏几下,就会制造出无数的白色泡沫,抹在身上简直舒服得唱起来。



▲软糯!


澡堂物种观察

和你一起洗澡的都是些什么人


院办的南方室友说她难以想象进澡堂被人盯着洗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但其实澡堂里大家各忙各的,并不十分在意彼此的裸体。除了……除了院办这种贴近生活底色的观察者。当然院办也并不在乎澡堂里ABCD罩杯的比例是多少,毕竟院办左眼0.1,右眼0.05,看到的都只是轮廓。



去澡堂会带牙刷的人,往往也会在澡堂洗内裤,院办把他们称为牙内党”。因为他们在乎的是水费,在澡堂能完成的事情决不留到回家做。虽然每间澡堂都会在自己墙上张贴大大的红色标语——“禁止洗衣服,违者罚款20元”,但牙内党的身影从来没有断绝过。




与牙内党相反,有一类什么都不带,只带自己身体去澡堂的人,我们可以把他们称为“光身党”。光身党在澡堂打马而过,不带洗发水、不带沐浴露,也不带搓澡巾,一切都从别人那里借来。


所幸澡堂是个熟人社会,同一个澡堂同一个社区,只要态度好,没有光身党借不到的东西,有时候光身党身上甚至会散发出五六种不同的香波味道。




还有一种“贵族党”,他们享受着各个澡堂推出的按摩、拔罐、推奶、推盐服务,跟我们这些单纯去洗澡的无产阶级不同。如果一个背上红红的人跑过来跟你说这个淋浴头是他的,不要理论了,去找别的,你是无产阶级,而他是贵族,争不过的。




院办的糖果色澡堂篮子里装的东西一半都是食物。那么院办本人,应该是泡池吃喝党吧。虽然按理说这种行为也是不符合澡堂规定的——万一院办手抖把奶洒进浴池了呢?多脏啊,又不是牛奶浴。


可是世界上没有第二件事比泡在40摄氏度的浴池里啃苹果和喝冷牛奶还要酸爽,没有。





一份尽职尽责的澡堂入浴流程

莫慌,院办带你搓背去


只要你想洗,澡堂的大门一年四季都为你打开。拎着洗澡篮子和换洗衣服,先买票,再换拖鞋,你的澡堂之旅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开始了。



▲学校、工厂等机构所属的小澡堂的售票处


拿着门房大妈给你的手牌,一般上面都带着一枚储物柜钥匙,你来到第一个堡垒,那就是更衣室,或者说,脱衣室。迅速脱光吧,眼镜也不要剩下,雾气会侵袭你的视线。



▲按照储物柜钥匙上的号码找到你的储物柜


把脱下的衣服和等会儿要换上的干净衣服缩进储物柜,不要穿内衣裤或者泳衣,在公共澡堂,大家都是真诚的。现在,赤条条的你要提着你的洗澡篮子,走进真正的战场了。


(此处配图被上帝屏蔽,请大家自行想象)


啊,氤氲的水蒸气,体味混着香波涌过来,满眼的肉色。但此时不是吟诗的时候,快去抢占淋浴头,那是稀缺资源,就像你高中时下课了第一个冲出去抢占厕所坑。




然后你就可以像平时一样打湿身体,洗净头发,接着,去找你看得顺眼的搓澡师傅吧。她会记下你的手牌号码,所有的服务费用在你出门的时候结算。来都来了,不搓个澡怎么好意思走?当然你也可以和一起来的朋友一起互搓。




院办怀疑互搓只是存在于北方人之间的友谊,因为院办的东北籍狗友第一次在广州宿舍的独立浴室里洗澡时,洗到一半打开门,赤身裸体豪气干云地对室友说:“喂,进来帮我搓个背吧!”


三个广东籍室友一转身,看到氤氲蒸汽里狗友那真诚的脸和身体,默默地、迅速地移开视线并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从此收起了自己的肥皂,改用沐浴露。




对了,搓澡前后,还可以去蒸个桑拿,最原始的一种是舀起一瓢热水浇在滚烫的石头上,来创造蒸汽。现在很多澡堂都有直接放蒸汽出来的桑拿房了,虽然安全可控,但总觉得少了点水泼石头的乐趣。




当然蒸之前一定要想清楚,反正院办这种会缺氧晕倒的体质,从小就主动选择离桑拿房最远的淋浴头,生怕亲娘把我拎去干蒸。




彻底冲洗干净之后,就可以出来穿衣服了。此时的你一定面色红润手脚绵软,走出澡堂呼吸到新鲜空气的瞬间,会舒服地想叫。


澡堂就是这样一种存在,你身处其中,就不会太在意自己的身体。在这三十分钟至一个小时内,在令人放松的热水和蒸气中游曳,并专注于洗澡这么一件事,也许可以消减几分焦虑和自我意识过剩




院办觉得澡堂和现代单独的浴室没有先进和落后之分,区别只是形式的不同。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但是院办更在意的是,

洗澡的时候忘记吊嗓子,算什么生命的歌者?


作者:跳海大院


→ 微信公众号:xhkong-com,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

打赏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