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印度人修个厕所比去火星还难?

 


2013年,印度成为第四个向火星发射探测器的国家,而且是唯一的发展中国家。一言不合就去火星,但是印度国内的卫生设施覆盖率还不到50%,跟它一起的还有用另外44个发展中国家。大部分印度人早已习惯随地大小便。


根据印度人口普查,只有46.9%的家庭有厕所,还有3.2%的家庭用公共厕所。剩下的49.8%只能屙野屎撒野尿。相比之下,53.2%的家庭倒是有手机。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69%,其中69.3%的家庭没有厕所;城市好一点,这一数字是18.6%。


为啥让印度修个厕所比去火星还难?暂且不说航天技术,连复杂精密的智能手机都恨不得人手一个,为啥修个低成本的厕所就这么费劲?对C端而言,一个厕所在健康和尊严方面产生的社会红利绝对远超手机啊。


可是印度人就是对低成本厕所提不起兴趣,尤其是农村人口。为何会出现这样神奇的现象?咱们得把这事摊开了揉碎了说。



举全国之力,修民生厕所


从体系层面说,经济学家们已经指出创新扩散的两大主要动力就是工业效用和消费者接受度。在厕所这个问题上,这两者都存在明显问题。


对企业而言,通讯基建发展良好,通讯工具成为刚需,它们自然就会生产各式各样的手机。但是,低成本厕所不是刚需,人们又不想花钱使用,自然就没有企业愿意修建。


既然企业不情愿花钱培养市场,这事就得政府干。


从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晚期,印度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经济改革。在一场自上而下获得中央财政支持的「农村卫生设施计划」中,全国上下开始大建免费厕所。但是「计划」天真的以为,只要有厕所,人们就会上。大错特错!计划中的所谓受益者觉得根本没必要建厕所,也不想用厕所。


进入新世纪以后,印度政府开始醒悟了:要想修厕所,先要培养如厕习惯。现在,国家还是会出资,不过变成支持公私合作的方式,其中涉及有NGO、小额信贷公司和其他其他社会企业,这些组织深入基层贴近群众,积极开展各种形式的如厕教育活动。



1999年四月,印度掀起了「全面卫生运动」,高举「信息、教育和沟通」三面大旗,发掘群众的如厕需求,引导群众改变行为习惯。


莫迪大统领上台后,给国立卫生事业又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他是圣雄甘地以来第一位通过央媒强调国民的幸福离不开「干净的印度」的政客。


2014年10月,为了纪念甘地的诞辰,莫迪发起了「干净印度行动」。跟早期的全国性运动不同,它认为「有厕所上」不等于人家「会上厕所」。这一行动的核心目标就是在2019年之前彻底消除随地大小便的陋习。


它致力于将农村和城市打造成「无随地大小便」的社区,具体体现为:有厕所,上厕所,安心厕所。该计划将大力投资能力建设,主要形式为:培训相关人员,财政激励,以及行为监督系统。国家将采取灵活的实施政策。目前,莫迪的「干净印度行动」正在有条不紊的推进,从全国性到乡村级别,各种实验都在热火朝天地开展中。



厕所,想说爱你不容易


但是对印度而言,修厕所其实最简单的事情,最难的是说服这帮爷使用厕所。在农村地区,男人女人对厕所的排斥出自不一样的原因。


一项研究指出,印度男人喜欢屙野屎而不喜欢上厕所的原因是:省水;呼吸新鲜空气;节约厕纸;逃避老婆和老妈的好借口;不必在厕所门口跟心爱的女生四目相对而尴尬。


不少公共机构开始大打贞操牌,说家里修厕所,女性就不会被强奸了。但是另一项研究说明,一起屙野屎撒野尿是女性社交的重要方式。


在很多地区,女性不允许聚集在公共场合讨论话题或者交换观点,甚至连一块聊个八卦都不行。青少年的限制更多,因为年长的女性禁止年轻人自由讨论。因此,结伴屙屎撒尿成了聊天和厮混的最佳借口。


在贱民和渔民集中的泰米尔纳德邦,性侵的风险并没有高到让人们觉得只有在厕所里如厕才是安全的。因此,为了杜绝屙野屎撒野尿,首先要提供一个能自由自在聊八卦扯家常的社交环境。



多方挑战


印度还面临一个挑战:不是随随便便修个厕所就完了,这货得质量过硬,经得起岁月风霜,不污染环境土壤,减少用水量,实现可持续如厕。这就需要配套设施了。每个厕所的污水处理系统要因地制宜,考虑土壤类型、降雨量、地下水位、水资源可利用量、风速以及坡度。


成千上万个厕所都荒废了,要不从来没用过,要不只用了很短的时间,都是因为豆腐渣工程或者技术设计不合适。


当厕所的上层建筑开始恶化,问题就开始出现了。比如,如果一家人修不起或者不想修,或者当地没有维修机构(大部分都是这个情况),恶臭就开始蔓延,屎尿横溢。这就给厕所带来负面口碑,从而引发跟风效应,导致整个社区又重拾屙野屎撒野尿的习惯。


因此,施工质量是推动文明如厕的重中之重,同样重要的还有培训修私家厕所的泥瓦匠。


为了解决后面这个问题,很多机构都在教那些几乎没有受过正式教育的年轻人如何修厕所。但是目前没有一个针对卫生系统的标准课程。此外,那些不识字的泥瓦匠看到正规课程都不愿意参加。


同时,因为泥瓦匠都是通过实操或者学徒制学习技艺,因此他们的学习既缓慢又主观——水平一样的两个人可能会修出完全不同的厕所。在推广技能培训时还得解决这个问题。


结语


其实啊,对于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大国,探索火星比解决如厕问题容易得多。前者只要投入科研力量即可,而后者则需要系统性地改变成千上万个村庄和城镇。


印度想要根除随地大小便的陋习,它需要调动整个社会系统,为泥瓦匠提供简明易操的教程,还要发动社区的力量。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厕所则是这个国家的未来。


→ 微信公众号:xhkong-com,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

打赏
微信号